【艺术人物】谭雪生:理想主义的革命党内人 忠厚执着的艺术门下客
录入时间:2017-04-07

  “我本来就是个艺术家,因为时代的推动和革命的热情,将我大半生的精力都奉献给建立一个理想的社会,奉献给美术事业。这十多年来,我能在北美欧洲各地参观画廊,写生作画,回复到当年做学生时跟着林风眠先生在重庆写生的心态,晚年能够放下历史包袱,安安心心画画,这真是上天的福赐。”谭雪生晚年回忆过往历史时曾言。


谭雪生

  在广州美术学院的建校史上,谭雪生是不可忽视的一位。从华南文艺学院到中南美专,再到广州美术学院,他都是参与创建者之一。晚年退休后,更执着地推介被孙中山称作“东亚画坛第一巨擘”的民国油画家李铁夫,率先进行对广东艺术历史的梳理。

  繁忙的行政工作之余,谭雪生仍坚持作画。他的风景画大气沉着,构图富于韵律,色调明丽轻快,既写意抒情又具有传统绘画的人文精神,从中或多或少能看到老师林风眠美学观念的影响。

  2017年3月31日上午,“原色—徐坚白、谭雪生捐赠作品展”在广东美术馆开幕,这是谭雪生、徐坚白夫妇第二次向广东美术馆捐赠作品,本次捐赠的21幅作品,加上第一次的捐赠,以及外借展品,本次展览共展出两位艺术家50多幅作品。展览由广东美术馆主办,馆长王绍强为艺术总监,批评家杨小彦担任学术主持,策展人为胡宇清、冯碧,展览将持续至5月17日。


《溪边小镇》 谭雪生 油画 1963年 39.5x55cm 广东美术馆藏

  一位理想主义的革命家

  谭雪生1921年出生于广州,父亲曾任国民政府招商局局长、江苏淮安禁烟局局长,后在国民党内部的夺权斗争中被罢官。谭雪生父亲脱离政界后,跟母亲一起到上海办小学,从7岁到12岁谭雪生在上海过着安定的生活。后战争爆发,全家四处逃难,其父逃去香港做地产生意,谭雪生则逃回开平老家,并当过恩平县救护队副队长。父亲想让时读中学的谭雪生去香港帮忙,但受学校老师的进步思想影响,谭雪生只想参加抗战,行军打仗,但因各种缘故未能去成。

  在韶关读完初中后的谭雪生也逃到香港和家人团聚,因从小对绘画感兴趣,谭雪生在香港上了漫画学习班,创作的两张木刻《最后一炮》和《未死的兵》入选香港抗战画展,备受鼓舞,因此蒙生去抗战后方上国立艺专的想法。


展览现场

  几番周折,1940年,19岁的谭雪生终于考上已迁至四川的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但没过多久,谭雪生就被学校开除了。在早年的记者采访中,谭雪生描述了当时的情形:“那时候新生进学校要军训,把我们从校本部调到一个新校址。新校址搞基建、搞绿化,调我们去劳动,开头我们觉得无所谓,但是两三个月不上课,那就闹了:‘我们要上课!’同时还反对国民党的一套,上党课什么的。我那时候是班长,首当其冲就被开除了,一共开除了8个同学。”

  被学校开除后,谭雪生投奔当时在重庆警官学校教美术的赵蕴修,在此结识了隐居此地的林风眠。后在林风眠的帮助下复学,并因此与1941年入学的徐坚白成为同学,两人相恋,在艺专的最后一年,两人都在林风眠画室学习西画。


展览现场

  1946年从艺专毕业后,谭雪生先去了上海,与校友合办“雅典艺术社”,但生意维持不下去,后经林风眠推荐到广州协助丁衍庸开办广东省艺专,但一年后,谭雪生就被解聘,丁衍庸指责谭雪生与戏剧部的学生演讽刺国民党的戏“教坏了他的学生”,谭雪生只好回到杭州,住在林风眠家里。1947年,谭雪生在上海送恋人徐坚白出国留学,在此加入了中共地下党。

  在香港做生意的父亲叫谭雪生去香港,而香港的组织也正需要人手,于是谭雪生就去了香港,并加入了“人间画会”。“在上海,我的很多老同学都是党员,我就在上海参党。后来我回香港,是组织派我去,因为组织知道我父母在香港,有社会关系。在香港,最初跟我联系的是乔冠华,乔冠华在香港是做统战外交工作。那时候很多进步人士都在香港,我就在香港参加了黄新波组织的‘人间画会’。香港文委的领导是夏衍等人,领导‘人间画会’。我在那里认识黄新波、廖冰兄、米谷、黄永玉、方成等人。” 谭雪生曾经回忆道,李铁夫也是在此时结识的。


展览现场

  谭雪生的父亲觉察到他的政治倾向,对他说:“听说毛泽东是歧视排斥知识分子的”,劝他慎重考虑。但在当时的谭雪生看来,父亲的担心纯属多余,“因为我的党员朋友都是知识分子,他们就没有这些顾虑。何况我已经决定献身革命,还怕什么歧视排斥?”“我们那时参加革命,是非常理想主义,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的,而且讲求纪律性,一切听从党和上级安排。” 谭雪生在晚年的自述中已认识到当年父亲的先见之明,坦言从政出身的父亲比他更懂得中国人的政治和派系斗争。

  广东美术教育奠基者之一

  1949年夏,徐坚白从美国留学回来,先到香港,也参加了“人间画会”。谭雪生从上海赶来相聚,1949年8月15日,两人一块离开香港前往惠州,加入东江纵队独立教导营,临走前在《华商报》上登报宣布结婚。


展览现场

  1950年,两人调入广州军管会文艺处美术工作组工作,谭雪生任华南文艺学院党总支部委员之一、美术部讲师、华南文联秘书处副处长。1953年秋,根据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中全国高校“院系调整”的宏观布局,华南文艺学院停办,与湖北的中南文艺学院和广西艺术专科学校合并创立了中南美术专科学校。时任中央美术学院党组书记的胡一川为校长,关山月、杨秋人和谭雪生同为建校委员。在去武汉之前,谭雪生负责解散华南文艺学院和安置所有人,然后带队上武汉将人事档案交给湖北省委。

  在谭雪生的回忆中,刚解放的时候虽然已明确了党的文艺路线即艺术为工农兵也同时为政治创作和服务的要求,但并不需要特意去北京和中央美术学院“取经”。而从中南美专开始,就要去中央美院取经、参加训练班,苏联美术模式开始在全国大行其道。“虽然是这样,我们下面也不肯完全照搬中央美院的做法。迁去武汉第二年,因为他们老是要搬苏联的经验,强调采用天光和六节一贯制。”


展览现场

  谭雪生还写了两首打油诗提出意见,“天光不要要灯光,满屋阴森暗茫茫,画得头昏脑又涨,换得近视眼一双。”另一首是这样写的“六节一贯嗡嗡嗡,饿得学生肚空空,人家夜长白画短,客观情况不相同。”“虽然院领导拼命强调中央美院的经验,我们在情绪上还是有抗拒的。我们广州美院的学生为什么毕业后到外面受欢迎?原因之一,就是我们的作风不完全照搬苏联,我们老教师还是有自己的看法的。” 谭雪生自述中说道。

  华南文艺学院解散,大部分骨干教师调往武汉,广东美术界力量被抽空。当时的广东美术界领导人黄新波痛惜这一境况,打报告给广东省委和中央文化部,请求在广东复办一间美术学校,文化部很快批准了这一要求。1954年,黄新波去北京开完会返程途中经过武昌,征求谭雪生、徐坚白、黎雄才等人意见,欲把他们调回广州。消息传开,中南美专大部分广东来的教师都想回去,于是学校向文化部打报告请求迁返广州,1956年初,这一请求被批准,并拨专款300万元建新校舍。


《渔船》 谭雪生 油画 53x75cm 广东美术馆藏

  谭雪生前往广州参与选址和基建工作,不到两年时间,新校舍便完成了。1958年,中南美专南迁广州,定名“广州美术学院”。谭雪生虽参与了很多行政工作,但他不愿做完全的政客,南迁时,广东省委有意让谭雪生做学院党委书记,但被他一口回绝。“我出身是搞业务的,虽说党员要服从党的分配,兼任党的职务固然可以,但是要我完全放弃专业,专职当书记整天去开会和搞运动,我就不想。”

  不忘初心 依然是位艺术家

  “人缘,对我父母来说好像是驾离灭顶之灾的救生艇。我不知听过多少次我父母的同事、学生,说我父母是广州美院里的好人、老实人、有人缘。” 谭雪生女儿谭加东曾记述道。谭雪生、徐坚白夫妇的不争不抢、淡泊名利让他们晚年专注于艺术上。

  “我自幼爱好画画,小时候碰上孙中山逝世这举国悲痛的大事,见到《良友》画报印出他的肖像,便在地上照着画,我父亲的朋友广州中山纪念中学校长司徒优博士看见,送我一幅名贵的国画《百鸟归巢图》,让我临摹,就算是我的第一本美术教材了。”谭雪生曾讲述他与美术的结缘经历。


《丹霞赤壁》 谭雪生 油画 53x76cm 广东美术馆藏

  解放后,谭雪生创作过不少大型历史题材画、人物画以及漫画、宣传画等,1950年他与徐坚白共同创作了《彭湃农民运动》,集体创作《朱德像》等,还创作了《彭湃领导陆丰农民起义》《孙中山与画家李铁夫》等重要的历史题材油画。

  但他最喜爱也最善长的是描绘各种乡土风情,尤其是家乡的大眼鸡渔船以及旅途所见的一景一物,山溪密林的清幽,大山大水的绮丽,渔乡风情的热闹,乃至海外生活的异国情调都成为谭雪生笔下意趣盎然的创作题材。

  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必然也是他内心自我观照的产物,他醉心倾情去描绘的山河风光,其实也映照着他对生活真挚真切的热爱之情,以及对人生际遇风轻云淡的坦荡胸襟。


《大眼鸡渔船》 谭雪生 油画 1962年 41x57cm 广东美术馆藏

  1982年,谭雪生以广州美术学院教授身份退休后,付出很大精力宣传李铁夫。1992年,谭雪生创作了电视连续剧剧本《画坛怪杰李铁夫》。1995年,徐坚白、谭雪生创作了大型油画《东亚巨擘--孙中山与李铁夫》,画的是李铁夫与孙中山一起设计国民党党徽的场面。谭雪生还系统整理了李铁夫的生平事迹和作品,写成题为《李铁夫传略》的人物评传,被收入1997年浙江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书画名家精品大典》中。

  “那是由于我父亲在李铁夫1952年从香港回国后和他有过接触,对他的性格和为人着迷。有好几年的时间,他言必李铁夫,行必李铁夫,写完李铁夫传,又写李铁夫剧本,我们说,连他自己的言行,都开始模仿李铁夫,并且用李铁夫的为人品格来规范我们,还给我安排了翻译剧本和筹款拍电影的艰巨任务,真是烦不胜烦。” 谭加东曾道。


《西樵山径》 谭雪生 油画 1991年 65x50cm 广东美术馆藏

  谭雪生对李铁夫的推崇并不完全因为后者的历史地位和艺术成就,更打动他的应该是李铁夫同为艺术家又投身革命的双重身份。谭加东分析道:“李铁夫是孙中山纽约同盟会的常务书记,帮助孙中山建立各地分会,为同盟会的经费卖画筹款、组织演出、策划国内的起义……当艺术家和革命家,这是我父亲自己走过的道路呀!他抗拒祖父要他从商的旨意,到抗战后方千方百计地进艺术学院学习,然后又卷入学生运动和参加共产党的地下组织,难怪他要到处宣传李铁夫,他太理解那艺术加革命的双重激情在一个人身上汹涌澎湃时,青春意味着什么,生命意味着什么,钱财名利又算什么的感觉。”

陈峰




日历

品牌项目more +
亚洲双年展
广州三年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