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报】亚洲艺术视野重校“世界时间”
录入时间:2015-12-24

  12月的广州仍旧繁花似锦,二沙岛上桂花的香气缭绕着远处的广州塔。广东美术馆前,艺术家原弓的装置《周公土收藏计划·痕迹》弥漫着自然的稻香味,使人犹如置身于原始森林中一般尽情呼吸清新空气;不远处,胡项城的装置《又是森林遍大地》象征全球一体化的工业景象,箭头显示人类改变自然的力量,亦是亚洲国家发展过程中标准化的集体记忆。两组装置作品将人类经历的两个最重要的文明时代——农业文明时代和工业文明时代衔接在一起,为时间留下的印记划定域界。

  裹挟着“桂花香”与“稻香” ,由广东美术馆主办的“亚洲时间” ——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广州三年展(以下简称“亚双展” )于近日在广州举办,并将持续至2016年4月10日。此次展览以“亚洲时间”为主题,以“一带一路”为指导理念,从“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出发,以亚洲为基点、“一带一路”为区域、亚洲问题为支撑,展开对亚洲时间的追寻,探寻亚洲意识的原点和记忆。


莎拉·施的大型装置作品《日历系列》

  亚洲时间,全球表达

  12个展厅,共8000平方米馆内展区的广东美术馆,为中国、俄罗斯、美国、德国、意大利、法国、韩国、伊朗、以色列等17个国家的47名/组艺术家的约50组装置、影像、绘画、摄影作品所填充。展览作品呈现亚洲历史、文化、贸易,以及当代亚洲面临的问题,直面历史与现实、困惑与希望。置身其中,时间的流动感与凝滞感是给人最直接的感受。此外,为了让艺术家更有针对性地为“亚双展”进行创作,更深入挖掘广州本土元素,寻找广州、中国、亚洲、世界之间的特别关联,广东美术馆还特设包括普拉尼特·索伊的《图样的迁徙》、“健身计划”小组的《重置》等在内的多个驻地项目。

  莎拉·施的大型装置《日历系列》包含了92件独立作品,用3个月的报纸制作成一个日历,叙说时间的流逝。该系列探讨了一系列问题:我们如何通过物质材料衡量时间和空间?物理上的时间以及心理上、情感上的时间,是如何被衡量的?每一份作品采用的都是《纽约时报》的首页或尾页,但所有作品上的图片都被剪掉,并以非当时事件的图片所替代。这些图片通常是描绘自然元素的画像,例如火、土地、石块、天空等,不会显露出特别的时间点和空间点。而为“亚双展”特别呈现的《日历系列》(中国版)以涂料覆盖部分文字,常见的材料将报纸从可靠的信息来源转换成便携的个人空间,暗示信息是如何在不同文化环境之间显露和隐藏的。

  莎拉·施的作品从最普遍意义上谈论时间,而王维的作品《滩》系列则是基于个人记忆而对中国乡土社会的个人化表达。“我出生那年正值‘文革’ ,上山下乡的知青、解放牌卡车、苏式营房和喷着滚滚浓烟的蒸汽火车等等,所有这一切填满我儿时的记忆,挥之不去。我虽身在北京多年,梦里却时常回到那片生我养我的盐碱滩。正是那里,形成了我今天画面的元素与语言。 ”王维这样对记者回忆。在欣赏他的作品时,公众会发现《滩》里的时间像固体胶一样凝固在画面上,模糊的面庞和鲜艳的拖拉机是记忆直接的表达,也是对过往历史的思索和缅怀。

  北斗星小组的装置作品《世界工厂》将以劳动密集型产业作为主导产业时代的广州服装制造车间整体搬进展馆。进入展厅,一排排服装制造业中的标志性工具——缝纫机,与其背后的影像向我们诉说着一个时代的记忆。无声的装置与投影上马达的轰鸣相互支撑,隐喻曾经为赶制欧美服装订单而夜以继日工作的工人疲惫的身影,从而引发观者对经济发展模式的反思。

  展览从农耕时代起步,展现亚洲经历城市化,走向后现代化和数字化、媒体化的历程,构成“亚洲时间”的纵向维度;同时,间接探索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关系,亚洲的身份认同、女性主义、种族、宗教、社区等命题,构成“亚洲时间”的横向维度。作品带领公众努力寻找亚洲的落点,用“亚洲时间”把时代流动的进程与“一带一路”国家自身文化的时间性,文化与意识形态的差异性联系起来,并在差异中指出亚洲未来发展的方向。


北斗星小组的装置作品《世界工厂》

  亚洲视野,指向世界

  “亚双展”设定“亚洲时间”这一主题,旨在探讨西方的、全球角度的“世界时间”与“亚洲时间”之间的矛盾,着重从艺术的角度得出对亚洲时间的全新理解,破除以自我为中心、排他和扩张的逻辑,最终目的则是以亚洲视野重新校准现存的“世界时间”基准。

  “在过去很长的历史中,亚洲范围内,‘你那边几点了’ ,仅指人们对自然时间的确认。但是二战以后,亚洲获得了历史时间,亚洲时间不再是没有方向的,而成为一个多向且多元的时间概念。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孙歌说。从历史的角度看,不仅亚洲的地理版图是伴随着近代欧洲殖民主义不断扩张才逐渐形成的,且作为概念的“亚洲”及其“时间”也并不来源于自身,而是以“世界时间”为基准的观念。“所谓亚洲时间,意味着对亚洲的想象指向世界之创造本身,既是对西方中心主义的批判,更是对资本主义发展及其危机的应对和思考。这不仅是亚洲问题,也是世界问题。 ”中国美术馆研究与策展部主任张晴这样解释。

  韩国首尔美术馆馆长金弘姬分别邀请了来自韩国的姜爱兰、郑锦衡、郑恩瑛和咸京我,来自日本的盐田千春和山城知佳子,以及来自印度尼西亚的玛拉蒂·苏里约达摩7位女性艺术家,通过表演、影像、多媒体装置、摄影、绘画和雕塑等多种手法,传达女性主义的多种内涵。“如果将‘亚洲时间’认定为西方时间的对立面,或是西方时间所代表的世界时间的对立面,那么‘亚洲时间’也可以被解读为对东方、对女性的思考,因为从西方历史和男权社会来看,亚洲和女性都是未经认同的未知领域。我希望把亚洲女性的艺术作为其中的一个主题,并从女性主义的角度对其进行解析。这个主题将充分凸显亚洲时间的主旨概念,为不同的策展人提供实验场所。 ”金弘姬说。

  此展总策展人、广东美术馆原馆长罗一平表示:“从当下的历史情境来看,亚洲的艺术发展无疑处在由高到低的三个层次:经济全球化、亚洲认同、各个国家的发展。但是从近几十年亚洲各国的艺术展览的呈现来看,清晰地说明了一个事实:亚洲美术馆界和策展人更关注第一层次和第三层次,没有以一个具有感召力的概念去思考亚洲问题。‘亚洲时间’的主题就是意在呈现‘亚双展’对于东西方内在冲突及相互依存关系的基本判断:与全球视角的‘世界时间’相对的,是以中国为主导、多样化并存的亚洲时间,其中所蕴含的东西方之间的矛盾或许带来了一种必需的竞争性,而也正是在融合与碰撞、区域与全球、传统与当代、个体与国家的博弈中,亚洲艺术和中国话语才能展开自身的塑造途径,并由此重塑当代亚洲对时间的发现与感知。 ”




日历

品牌项目more +
亚洲双年展
广州三年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