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带你看展览第448期】大道之道赖少其诞辰百年
录入时间:2015-06-18


广东美术馆外景

  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雅昌带你看展览,今天我们来到广东美术馆,这里正在举办的是“大道之道赖少其诞辰百年作品展”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广东美术馆的馆长罗一平为我们进行精彩的导览,下面让我们一起随着罗馆长走进本次展览。

  今年是赖老诞辰百年,我们广东美术馆在赖老诞辰百年之际用全馆所有的展馆举全馆的人力和物力为赖老做了“大道之道百年诞辰”大展览。 广东美术馆在今年之所以做这么大的一个展览,是基于一种艺术史的考虑,也是基于广东美术馆应该承担的宣传、推动本土的大艺术家的一个责任。


展览现场1

  这幅作品大概是在赖老逝世前的十天之内画出来的一件作品,画出来的这件作品。这件作品跟赖老原来的作品不同,它非常得简单,非常简单是他的助理看到他画这些很复杂的画画得很辛苦,然后就劝他来画一张比较简单的画,说黄宾虹也画得很简单,你是否画张简单的画,赖老就笑着画了这张画,告诉他一张简单的作品其实比复杂的作品更难画,这是画《西厢记》的一句话,这里面其实是画的一个柳树,“柳丝藏郁葱兰迹,不如归去”,在这个里面把赖老的毕生的功力都聚集在这里,他把柳丝在风中的一种飘扬,把人的一种愁绪、把人的心绪的一种繁杂把它完整地表达了出来,同时把一种生命的厚重感用非常概括的线条拉了出来,这些线条是金石铸成,这是一辈子的功力,他非常得生辣,给你感觉到这些线条抠上去能够抠出金属的感觉,很不容易的,这是赖老晚期生命结束、即将结束前送给我们的一张杰作。


展览现场2

  赖少其把这种空间感打乱了,他让你他的山水是让你走不进去的,你只能在一定的距离上用你的心去解读他,去观他,而不是游他,你去游他是一种什么游是用你的心,用你的情感去游,你的身体走不进这样的一个画面,这个陡峭的山峰包括他的那个亭子你是走不上去的,它没路可走,没空间可走,但是你的精神可进去,你的灵魂可进去,你的情感可随着南方的这些花进入到这个房子,再穿过那片池塘一样的,最后游走在他的一个物理的世界中,精神的世界中,所以这张作品是一张非常重要的杰作,因为他第一次的把花鸟和山水连在一起,第一次的完全的虚掉了他在黄山的画黄山的三度空间感而变成了一幅平面的作品,在一个平面的作品上表达人的心灵游走的空间。


柳丝

  其实赖少其丙寅变法一个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削弱了他所描绘物体的真实性,而增加了抽象性,就是他的作品开始抽象起来,那么这幅作品就是他变法后不久的一个作品,这张作品画白丈泉,其实你是看不到白丈泉的,很多人在分析说这块大的白的这块是不是就是瀑布,就是白丈泉,他应该是,但他也可以不是,你可以把它做白丈泉理解,也可以不把它做白丈泉理解,他就是在这样的一个作品中他用了很多的焦墨,用了非常鲜亮的绿色,这种绿色通常中国传统绘画包括当代绘画都不敢画的,因为他容易给人家一种很腻、很俗很刺激的感觉,但是他把它放在浓墨中,他把它融在一起了,重要的是他开始懂得就是赖少其在这里开始大胆地用了白,这片白你可以说它是瀑布,你也可以说它不是瀑布,它就是画面中的一种灵韵,一种灵魂的光芒,因为有了这个白,他就让你能够走得近这个画面,所有的黑,所有的绿,所有的这些房子和它下面给我们感觉到这个水就被这片白给统摄起来,这一个作品什么都没画的白是他的灵魂,他就是赖少其这个时候开始在追求,开始讲究老子哲学中的一种道,道是什么呢?道是用无什么都没有,来表征万象的丰富,同时他也用万象的丰富来把你的精神引导出来,走向一个极远极远的精神和心灵的空间,也就是无,到了宇宙的浑然天际,它什么都没有,它就是大,大就是无限,无限这片白他什么都没说,他又让你展开你自己的调动你所有的知识结构,调动你所有的生命体验,你去解读它,于是他就什么都有,你也就走进了这件作品。


百丈泉

  这幅作品是他的一幅代表作品,黄山古今四千迹周围五百里,是他1989年丙寅变法后几年画的,在这个里面他注意到了他把中国传统的线,拉得非常的到位,他把这种线去削弱了黄山的真,把这种线的组构保持着荒山的一种基本面貌就是他的那种止损一样的,你们去落实一下到底是北海还是西海那一片的那种陡立的山峰构成的直立的画屏感觉,同时增加了墨点的运用,他用浓的墨、淡的墨、大的墨、小的墨,使画面构成了一种音乐的感觉,你看这张作品你就会想到白居易的诗大珠小珠落玉盘,它有一种很强的音乐的感觉,他用这种音乐的感觉,让你用心、用情感走进他的画面,他不是让你去游黄山,他是让你去听黄山的一种音乐,听黄山的一种灵魂,他在用他的作品,用他的线条在拨动你的心弦,让你跟着他,让你的情感跟着他走近他的黄山,他孟中的黄山,赖老理想的黄山,这是一个文化的黄山。


岭南花似锦

  我们看到的这张作品很快大,是他画黄山的早期作品,这幅作品可以看得出他学孤身的痕迹,黄宾虹在程邃这里着力甚多,也就是说他学了程邃的焦墨褐笔,这个时候他要用黄山来验证他学传统的收获,来检验传统是否可以为今天的人来表现今天的生活,来发挥作用。这里面的每一个局部都不是赖少其的,每一个局部都是程邃的,都是汪之瑞的,都是新安画派的,但是黄宾虹用他自己的一种独特的观察,用他自己的一种胸怀,他超越了新安画派,只画黄山一个小景、一个小点,他力图画出黄山的全貌和黄山的一种气势、雄劲和气度,他把明清的,把新安画派的这种对小品细节的描写组构在一起完成了他这个大气磅礴、虚实得度,焦墨中给人家一种湿润润的一种满纸烟云的黄山的感觉,在这里他没有去画黄山的奇,黄山的雄伟,他没有画,他这是画黄山的一种神秘,黄山的一种博大,黄山的一种空气的感觉,他其实是在一种焦墨中在寻找着一种怎样画出黄山这个特定的地理环境中的烟云的气息这张作品做得非常好。


黄山

  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今天邀请罗一平馆长重点讲述80后丙寅变法时期、黄山时期这些部分的作品,如果大家想了解更多其他精彩的作品,可以亲自来到广东美术馆进行看展,或者是登录雅昌艺术网。




日历

品牌项目more +
亚洲双年展
广州三年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