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之舞之——约翰·麦克林的抽象绘画”“此时彼地——恩里科·巴赫的绘画”双个展在广东美术馆开幕
录入时间:2017-03-17

  2017年3月16日,由广东美术馆主办,偏锋新艺术空间协办的“歌之舞之——约翰·麦克林的抽象绘画”与 “此时彼地——恩里科·巴赫的绘画”在广东美术馆隆重开幕。

  德国领事馆文化专员艾丽娅、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樊林、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五工作室主任刘可、华南师范大学教授黄小鹏、中山大学教授罗筠筠、腾挪空间负责人周钦珊以及本次展览策展人何金芳等嘉宾出席了开幕式。


开幕式现场

  二十世纪初,抽象以一种“自在之物”的姿态、以一种带有纯化的个人经验的姿态走进大众的视野。时隔一百多年的今天,在甚至连 “抽象”这个语词的指代都变得模糊的今天,从“艺术之死”的梦魇中抽身而出的抽象艺术,呈现出回归、对抗、矛盾、疏离的种种姿态。无论是哪一种,有一点似乎是肯定的:当代的抽象艺术,不管作品在何种程度、何种视角呈现被提纯的个人经验,作品的全部意义并不仅仅依靠画者建构,观者也总是成为作品意义的诠释者。这种诠释并不是无足轻重的谈资,而是在全球化和全球艺术史的语境下,一种自由开放的文化交流。本次在广东美术馆举办的展览“歌之舞之——约翰·麦克林的抽象绘画” “此时彼地——恩里科·巴赫的绘画”恰恰提供了这种诠释与交流的可能。


本次展览策展人何金芳讲话

  约翰·麦克林生于利物浦,于1957年至1962年就读于圣安德鲁斯大学,1963年至1966年期间在伦敦考陶尔德艺术学院学习。从1966年起,麦克林任教于伦敦各艺术类院校,并于1975年举办了第一次个人展览。迄今为止,麦克林的作品被伦敦泰特博物馆等多家全球博物馆收藏;艺术家本人更受到二十世纪美国著名艺术评论家克莱蒙特·格林伯格,以及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绘画和雕塑部的杰出策展人约翰·埃尔德菲尔德等艺术评论家和策展人的关注与赏识。而麦克林自己则经常提及马蒂斯和米罗的展览对他的创作所产生的深远影响,使他能够探索得到“一种更为熟练的运用形状的方式”。麦克林与马蒂斯和米罗一样,在对形状的组合、色块的配置上显现出高度的敏感性。但与前贤不同的是,他的画作似乎更强调视觉、音乐和舞蹈之间的通感与匹配效应,通过形式与色彩的共同效应把观看引向时间的维度,从而使画面超越单纯的视觉维度。通过本次的“歌之舞之——约翰·麦克林的抽象绘画”展为我们提供的契机,当我们站在麦克林“会唱”、“会跳”的大尺寸画作面前,你也许亦能体会到置身于声色齐鸣的剧场之感。


艺术家恩里科·巴赫讲话

  如果说麦克林通过色彩的方式使观者超越现实空间,德国青年艺术家恩里科·巴赫则倾向于创建和玩弄某种虚幻空间。他1980年生于莱比锡;2010年毕业于卡尔斯鲁厄美术学院;2010至2011年于古斯塔夫·克鲁格教授研究生班学习;2013年获得州立美术学院新秀奖。2010年以来,举办过12次个展,参加过30余次群展。巴赫的作品被欧洲许多重要艺术机构、私人收藏,是德国年轻一代艺术家中的佼佼者。因而他的画作呈现的不仅是个人的艺术语汇,也在一定程度上彰显了德国当代的某些艺术导向。在形式上看,他把平面绘画和空间透视这两个看似矛盾的概念相融合。在处理画面的方式上看,他的画一方面仍然延续上世纪的视觉空间探索,利用光影的微妙变化以及肌理和笔触构成空间感。另一方面,这些光源和消失点的多重性又构成一种多视角空间,激发出与现实空间相悖的超现实空间体验。我们将会在展览“此时彼地——恩里科·巴赫的绘画”中遇见传统技法与当代思维的对立、矛盾以及融合,也会遇见这个复杂的综合体呈现出的巧妙与和谐。


展厅现场

  此次展览将持续至4月20日,以相对独立但存在深层联系和对话的联合形式展出约翰·麦克林和恩里科·巴赫的抽象作品共90余件,力求完整地展现画者丰富、充盈的艺术语言与思想维度。

广东美术馆
文 / 曾睿洁 刘丹妮
图 / 袁绍飞
2017年3月17日




日历

品牌项目more +
亚洲双年展
广州三年展